• 微博
  • 微信
    微信號:daoismsfw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
道家精神專一

李志鴻:程智與道教及民間宗教初探

?
來源:川大老子研究院公眾號     作者:李志鴻     時間:2020-03-09 10:57:50      繁體中文版     

程智《東華語錄》

程智《東華語錄》

程智是明清之際的重要思想家,與佛教、道教往來甚為密切,不僅精研《老子》《莊子》《周易參同契》,而且師從高道,修持內丹。更為重要的是,程智與明末清初江南全真龍門派往來密切,成為全真龍門派二十代“明”字輩弟子。程智與江南全真道龍門派的往來,必然將豐富我們對中國明清道教史的認識,其所開創的“易教門”與明清民間宗教三一教無涉,“易教門”乃是易學非民間宗教。

程智(1602~1651),字子尚,又字極士,道號云莊,安徽休寧人,南宋大儒程大昌(1123~1195)后人,程伊川17世孫。程智學宗孔孟、深悟易數、會通三教,是明清之際重要的哲學家和宗教思想家。學界對程智的思想及其與宗教的關系的討論可謂是鳳毛麟角。目前,趙廣明以《程智宗教哲學思想初探》為題,探討了程智的三教會通思想,及其三教會通的獨特理路,并揭示了其淑世情懷和人道精神。周齊的《程智的佛教因緣、三教觀與儒釋觀》一文,探討了程智的佛教因緣、三教觀與儒釋觀。作者以為,處明清之際,基于對傳統資源及時代思潮的反思,程智出入儒釋,其初心與立場意在紹繼宋儒,確立其“立人辨物宗說”。經過多方努力,《程智集》首次公開出版,收入日本國立公文書館館藏清立人堂刻本《程氏叢書》13種、南京圖書館清抄本《中庸旨說》(八千卷樓藏書)和《云莊大易師蒲亭語錄》(汪文柏摛藻堂藏書)2冊以及浙江圖書館清抄本《云莊程先生易學要語》(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書)6種1冊。可以想見,本書出版必然有助于明清學術思想,以及明清宗教的研究。程智思想可謂博大精深,在易學、宗教、政治、邏輯學等諸多方面都值得進一步研討。程智與那個時代思想家之間的互動,與佛教,道教,尤其道教全真龍門派,乃至明清民間宗教三一教等的內在關聯都是未來值得大力開墾的學術生荒地。

一  程智與明末清初江南道教

明代道教對世俗社會影響重大。明清以來,道教分全真與正一兩大派。全真以內丹修持為重,正一則以齋醮符箓為事。明代,道教全真派的內丹煉養對世俗社會影響深巨。一則,世俗社會盛行全真道推崇的內丹修煉術。道教內丹理論在明代社會日趨簡約易懂,修煉內丹的目的也逐漸從長生成仙演變為延年益壽、祛病健身。二則,上至皇帝、藩王、中至知識精英,下至底層民眾皆通過不同方式參與了內丹術的修煉與傳播。三則,諸多道教內丹著作在社會各階層流傳開來。明憲宗就對全真道士李道純、蔡志頤、高宗周等人編集的《全真群仙集》十分鐘愛。全真道士孫玄清將《靈寶秘訣》《金液大還丹集》等內丹口訣著作進獻給明世宗,大獲封賞。四則,明代士紳階層廣泛參與了道教的內丹修煉。道教丹書《周易參同契》、《悟真篇》在明代士紳階層流傳廣泛。明代文壇后七子之一的王世貞,以及大儒王陽明都與道教過往密切。王陽明弟子朱得之更是深知道教內丹煉養之術。

1 程智修道學仙之志與內丹修持

綜合現有材料可知,程智自年輕時起即出入道家。清順治年間所編《大易師云莊亟士程子年譜》,即有其年輕時從人學仙記載:  

萬歷四十七年己未,師十八歲,在揚州,自敘云:有一老人教以學仙,因食淡者半年,究無所得,即棄去。自念人生天地之中,必須不負此生。……進而求之,道在太極。學宗孔孟。……決志學道,以上承先圣為第一義。

十八歲時,程智從一老人學道教修仙之術半年,然終無所得。在青年程智看來,人生天地間,應該不負此生,有所作為,于是放棄修道學仙之路,轉而研讀太極,深究孔孟大道,易學至理,“以上承先圣為第一義”。這可以說是程智成為“大易師”的思想起點。然而,應該注意的是,程智雖然以弘揚易學為宗旨,卻并不排斥道家思想與道教內丹術。在程智看來,三教本可會通。清順治五年戊子(1648)冬,程智暫借住“會道觀”,在觀中講學十日,留下了《東華語錄》。其間,程智詳細論述了儒釋道三教的同與異,提出了三教會通的理念:

惟圣人為能通天人之際也,蓋惟通天人之際,乃足稱圣人之道也。學問通,便可分可合,故三教不通,則三教為三。不通而言通,徒害其通。能通則三而一。

在第八日正講中,程智進而提出,儒者之道“固為大矣、美矣,惟其大,故難全;惟其美,故不易授受。儒本九二之德,必乘九五之位,乃能中天大明于天下。然雖孔孟之圣猶不能也。儒學之種,須寄藏于釋道,以遂其生長。”顯然,明三教之得失,吸收三教之精華,以成自己之大易之學,是程智的內在理路。

程智自述,自己盡獲道教丹道之真傳:“于時身居空山,覺目前山色樹影來往耳目與此心了不相干,白日津液自生,中夜起坐,神澄氣聚,反觀藏府,有如琉璃。讀《老》《莊》之書,無不召合明了。即《參同》諸篇,凡先輩之所不能通者,無不能指其象而精說其辭。蓋《參同》一書,非惟顛倒錯亂,難于通曉。其間,上參大易,旁證律歷,內涵玄關,外明爐火。坎離卯酉之配合,龍虎嬰奼之譬喻,砂銀鉛汞之真性情,精氣神虛之真竅妙,自非兼通諸家,究極根本,即白日飛升之真仙,恐未足以語此。”程智深諳《老子》《莊子》以及《周易參同契》之妙理,且將之與所傳授的內丹煉養相互交參,終成兼通諸家之學。

2 程智與江南道教全真龍門派

目前,我們可以知道的是,為了深得道教之精髓,程智甚至還入全真道龍門派,以窺全真龍門之丹法。程智先是師從“季蕙纕先生”得道教內丹訣法,進而還北游全真道丘處機龍門派的闡教圣地,住在“松陽宮”之中,遍訪全真道高人。在《東華語錄》第八日正講中,程智帶領眾弟子“設齋玄服禮拜太上”,并敘述了自己北游全真道龍門派傳教圣地的經歷:

第八日正講,是日,師設齋玄服禮拜太上。師曰:亟人以學儒而歸太上,以玄服而稱孔孟,諸君得毋疑乎?今略言之。吾弱冠學易,兼志玄宗。北游龍門,過丘長春真人闡教之地,寓松陽宮累月。訪其遺跡,心向往者久之。嗣是,遍游名山,多遇異人,不無口訣,未嘗驗試。及后,盡明天地變化之數。

最后,講《易》雍熙,遇季蕙纕先生,不求而傳取氣真訣,始自信無憾。然,每辟靜專修,必遇事而奪,意者天或忌全,故置之而不敢為。此一生歷履玄學之實跡也。  

程智告訴弟子們,穿上道教的“玄服”禮拜道教祖師太上老君是其“弱冠學易,兼志玄宗”的表現。如前所述,程智在十八歲時曾經從一老者學過修仙之術,但終無所得,遂放棄。但是,程智修道的因緣匪淺,曾經遇到了季蕙纕先生,“不求而傳取氣真訣”。從《東華語錄》的記載來看,程智早有“從易以通玄”以及“從玄以合易”的想法,然而,在程智看來,“從易以通玄”可以依賴自修,“從玄以合易”卻需要師傳。在順治五年(1648)冬“會道觀”第八日正講中,程智作祭拜太上老君的《告太上疏》一篇,其文曰:

告太上疏:易玄同本,必知異而后可同;性命異元,必知同乃可言異。秦漢以降,儒仙失傳,言異者,固涉支離,言同者,總歸茫昧。以至大道不通,生民日蹙。某,雖專易學,兼志玄宗,從易以通玄,固有自信,從玄以合易,幸賴師傳。深悲玄門一脈,性命殊分,命學則隱顯于私密,性學尤絕響而無傳。既已失玄宗之半,豈不傷太上之心。維吾易學,同一傷感。虛文浮教,益復無人。某,位本余夫,性甘畝畝。自知無與于宮墻,所愿追隨于道侶。上溯命學之傳,源出龍門之裔,故謹從法派,定名“明嵩”,祈性命之雙修,必大闡性宗于不墜,通儒仙之同異,庶共拯斯世于雍熙。

以上敘述顯示,為了深入玄學也就是道教性命之學的內秘,程智決意入道教全真丘祖龍門派門下,以“明嵩”為法名,弘揚全真龍門派丹法,即所謂“源出龍門之裔,故謹從法派,定名明嵩。”在道教史上,全真道宗派分化之中,龍門派是最為重要的支派。龍門派的出現,與其字派詩:“道德通玄靜, 真常守太清。一陽來復本, 合教永圓明。至理宗誠信, 崇高嗣法興。”息息相關。明代中期以后,龍門派成為全真道復興的主要力量,勢力遠超其他全真宗派。以至于學者們將清代全真道的興盛稱之為“龍門中興”。然而,由于早期史料的缺乏,關于龍門派以及其字派譜的形成及其傳播,學術界尚無統一看法。近年以來,學術界業已發現,金元時期全真道并沒有用于確立宗派認同,標明傳承輩分的派字詩之類譜系的出現,直至明代,全真各宗派字譜方才出現。

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全真龍門派的產生與傳播具有多源分散的特點。明清全真龍門派支派眾多,具有濃厚的地方色彩,彼此之間并沒有密切的聯系。

  • 流淚

    0人

  • 鼓掌

    0人

  • 憤怒

    0人

  • 無語

    0人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歡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發郵件時請將#改為@)

免責聲明:
  1、“道教之音”所載的文、圖、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道教之音網站”所有,任何經營性媒體、書刊、雜志、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道教之音”,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3、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

道教中國化

熱門圖文

更多
道教養生
學道入門專題
07期一人乐透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