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號:daoismswd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
道家精神專一

蓋建民: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叢書總序

?
來源:川大老子研究院公眾號     作者:佚名     時間:2019-08-07 16:57:58      繁體中文版     

蓋建民: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叢書總序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宗教學體系得以基本確立,在道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和民間宗教各個分支領域研究方面取得了豐碩成果。眾所周知,具有現代學術意義的中國宗教研究起步是比較晚的,20世紀以來,一批致力于哲學、歷史學、考古學、民族學和人類學的學者,逐漸由文史哲與宗教的交叉和邊緣問題研究,轉向專門化的宗教研究,由此拉開了中國宗教研究的百年學術進程。前輩學者在中國宗教史料和各大宗教思想諸多方面默默耕耘,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三十八年前,卿希泰先生創立了四川大學宗教學研究所,這是中國高等教育史上第一所以道教研究為主的專業宗教學研究機構。在卿希泰先生的引領下,川大宗教所同仁秉承劉咸炘、蒙文通先生道教史學與文獻考據的學脈傳統,經過幾代學人的不懈堅守與沉潛積淀,在中國道教通史、中國道教思想史和道教文化專門史等方面均有重要建樹,成為中國道教研究的重鎮。

作為教育部人文社科百所重點研究基地,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問題一直是四川大學宗教學研究所同仁十分關注的。早在2013年11月下旬,本所與韓國江南大學仁山東方文化研究所、韓國道教學會、神明文化研究所聯合,在四川大學科華苑賓館召開了“第七屆‘亞洲與發展:宗教與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暨當代道教研究學術前沿論壇”,會后邀請了海內外十位活躍在一線的中青年學者在四川大學文科樓宗教所學術報告廳舉辦了系列學術報告;2014年本所受成都市和都江堰市政府委托,承辦了第四屆中國(成都)道教文化節,在青城山舉行了“道在養生高峰論壇暨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國際會議”,并于2015年在巴蜀書社出版了會議文集。這兩次以“道教研究學術前沿”為主題的論壇在學術界產生了良好的影響,并得到同行們的積極回應,漸次成為當前道教研究的熱門話題。

乙未仲秋重陽節,正值四川大學宗教學研究所建所三十五周年之際,本所在望江河畔和青城山隆重召開了“回顧與展望:四川大學宗教學研究所建所三十五周年慶典暨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國際論壇”,本次會議是在前兩次道教學術研究前沿問題論壇的基礎上,在回顧與總結三十多年來道教研究的成就與不足的基礎上,邀請海內外專家學者再次聚首天府之國,坐而論道,細致深入探索與展望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問題。

此次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問題涉及十四個專題門類,即:

1.區域道教的歷史與傳播;

2.全真道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3.道教寫經、碑刻與典籍;

4.道家與道教哲學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5.道教丹道新詮;

6.道教醫藥與科技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7.道教心理與心性學研究;

8.道教文學新探;

9.道教藝術與審美;

10.道教神學與圖像研究;

11.道教儀式音樂研究;

12.道教符箓與儀式研究;

13.道教簽占與法術研究;

14.道教與地方社會。

在上述三次以道教研究學術前沿為主題的論壇籌劃過程中,得到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北京東岳廟住持袁志鴻道長,成都市道教協會會長張明心道長以及學界同仁的鼎力支持,北京東岳廟與青城山道協慨然提供會議資金與周到的食宿安排;四川大學文科杰出教授、宗教所名譽所長卿希泰先生始終關心支持論壇的舉行;時任四川大學黨委常務副書記、中國西部邊疆安全與發展協同創新中心主任羅中樞教授,中國宗教學會會長卓新平,著名學者黃心川先生,老子道學文化研究會會長胡孚琛先生,中國社科院名譽學部委員馬西沙先生等蒞臨致辭,旅居澳大利亞的前輩學者陳耀庭先生不辭辛苦,為大會做了“關于道教研究前沿問題”的主旨報告與會議總結;青城山道教協會各位道長,宗教所青年教師和同學承擔了具體會務工作;我們的研究工作還先后得到上海城隍廟和成都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的大力支持,也受到宗教所歷屆校友的關心,旅居澳門的溫國平先生也給予了襄助,謹此一并致謝!

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

關于道教研究的前沿問題與目前學術界談論的構建中國學派問題是相互關聯的兩個大問題。我們現在要提倡文化自信,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找尋到文化根基,并把文化自信建立在這個根基之上。這才會逐漸形成富有內涵的不可動搖的自信力。道教是中國本土的一個文化,一個根基。通常所謂的文化自信就是要彰顯中國本土文化的自信心。那么如何做到文化自信呢?首先就是學術要自信。要做到文化自信首先要做到學術自信。就學術自信而言,我們道教的學術研究還是經歷了一個曲折的過程。過去幾十年來,由于我們起步比較晚,雖說有王明先生、陳國符先生等學者的道教研究成果引人注目,但都未形成氣候,總體上一直跟在日本學者、歐美學者后面亦步亦趨。但是經過這四十年的積累、幾代學者持續不斷的努力,中國道教研究的學科體系已經初步建立。目前國內的道教研究,如果從四川大學宗教所卿先生培養的卿門弟子的學脈傳承來看,已經有三四代、四五代的傳承積累了,現在國內的道教研究可以說已經取得了與西方學者并駕齊驅的地位。因此,我們站在道教研究前沿,提出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不只恰逢其時,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道教是最有原色和底色的中國文化,我們完全可以在學術研究上建立自信并達到文化的自信。就像習總書記強調的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和偉大復興,其實就是建立在我們扎實的學術研究上的,我們可以把這個宏偉的目標繼續推進。這是新一代道教學者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我們道教界和學術界必須擔負的責任。

作為當代的道教學人,我們提出站在道教學術研究前沿,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就是要志存高遠。這是我們要達到學術自信必須要做的事情。也就是說,現在的道教研究正在邁人一個彰顯中國文化語境的新階段,我們要有學術的敏感性,要把握好學術演進的節律,要做好進入新階段的準備,洞燭機先。預先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既不能盲目樂觀自大,也不能一味是一種“學生”的心態。

因為西方漢學家的道教研究是一套有主導性語境的話語系統,這套話語系統的主導性語境實際上就是西方的學術傳統。他山之石固然可以為我們所借鑒,事實上,這幾十年來我們的道教研究也一直在汲取西方的成果。但是,不要忘記中西方文化還是有深刻差異的。因此,對于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究,我們的一個重要目標就是要構建一個自己的主導性語境,這個主導性語境是建立中國學派非常重要的基本前提。沒有自己的話語系統,何談中國學派?那么,如何構建自己的話語系統呢?

道教研究的“本土化”“在地化”

我個人的淺見:構建中國學派首要注意兩件事情,其一,要有一個前提,其二,要有自己的核心概念和研究范式。這個前提就是道教研究的本土化與在地化方向。也就是說,你的立場首先是本土立場。提出這個觀點也有一些歷史背景。眾所周知,現在的道教研究一開始有很多海外漢學家的參與和引領,道教研究最初是一個“國際化”的學問,但是,現在的道教研究慢慢地呈現出一種“在地化”、“本土化”的趨勢,因為道教原本就是本土的。就像人擺脫不了地球的引力一樣,道教研究也擺脫不了中國的具體語境、地域特征與文化傳統。

追隨劉師培、劉咸炘、陳寅恪、陳垣、湯用彤、蒙文通、王明、陳國符、任繼愈、卿希泰等先生一路而來,中國道教研究形成了以傳統史學方法和傳統經學方法為基本的研究理路。1949年以后,中國從事道教研究的學者大多來自哲學和歷史專業,加之宗教學在學科分類上隸屬哲學大學科,也就造成長期以來,哲學詮釋學和歷史學研究方法可以說一直是中國道教研究的兩大主流。與中國傳統注重文史,善于搜集文獻、考訂的歷史或者哲學思想的進路不同,西方學界對于道教的研究多采用人類學、社會學、心理學等方法,注重田野調查和理論解析相結合。對于目前國內的道教研究者而言,宗教社會學、人類學等相關理論的認知和應用雖然有了長足的進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傳統的文獻到文章的研究模式的弊端——缺乏實證研究,尤其是近十多年來中青年學者的道教人類學、道教社會學研究的轉向意識明顯,出現了一些成果,但是仍顯薄弱,也存在一些“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碎片化”傾向。如果能夠有效地取長補短,將傳統經史文獻與田野調查有機結合,那么勢必會促進道教研究新理論和新范式的形成,加速道教研究的發展進程。當然在援引西方的人類學、社會學等理論對道教進行解讀的過程中,一定要注意東西方宗教文化固有的差別,絕對不能一概而論。要做到微觀與宏觀研究并舉,從微觀見力與宏觀見勢用力,克服當前道教研究的“碎片化”、“宏大敘事”兩個極端的弊端。

不難發現,當下的道教研究已經從通史、通論的宏大敘事研究范式轉向到道教宗派史、專門史、地方史和區域道教研究,分宗、分門、分區的研究范式逐步形成。目前地方道教研究可以說是百花齊放,這說明道教研究出現了一個“在地化”“本土化”的趨勢。比如貴州的道教不同于云南,也不同于四川,各有各的特色,這就會要求學人進行“在地化”的研究,總結出具有區域化特征的成果。這是當下道教學術界從“國際化”到“在地化”,到“地域化”、“本土化”的一個趨勢。因此,我們不能一味地強調道教研究的“國際化”,而無視“在地化”、“本土化”的趨向。

在目前的形勢下,如果我們還單方面強調道教研究的“國際化”方向,這其實是一種“思想侏儒”的做派。我們目前已經有能力走出這種“思想侏儒”的境地了。事實上,越是本土的就越是國際的,這已經是一個很清晰的共識了。那么我們該怎么做呢?

提煉形成核心概念與研究范式

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就是要找到一條幾代人可以共同努力奮斗的道路。可能成功不必在我,但是我們要瞄準一個目標,經過三四代學者的努力,我們就可以提煉出具有中國特質的道教研究的一個范式,提煉形成一個或者若干核心的概念(研究范式),不單純以西方的理論和背景作為預設前提來形成自己研究的解釋系統和話語系統,到那時候我們就不會一味地“以西釋中”“以西解中”“以西闡中”。

古語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以西釋中”“以西闡中”當然也是一種研究思路,但是這畢竟是借用西方的話語系統來解讀我們的文化,“隔霧觀花”“隔靴搔癢”的情況其實是難免的。我們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話語系統來解釋自己的文化呢?我們在扎實了解西方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應該有構建中國學派的信心與信念,經過我們持續不斷的努力去達到這個目標。

道教研究的新氣象與發展趨勢

當然這個目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實現的,需要我們好幾代學人共同的努力。按照陳耀庭先生2015年9月在四川大學宗教所建所三十五周年舉辦的“青城山道教學術研究前沿問題國際論壇”上所做的《關于道教研究的前沿問題》的報告,中國道教學研究已經建立了初步的學科體系,“中國道教研究學科的各個門類都已經有人把守”,“中國道教研究的各個學術領域都已經齊備,各盡所能。這是我們在三十年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還有一大批更年輕一點的70后和80后,活躍在道教研究的第一線,他們思維活躍,研究方法更加多元,論題更加廣泛細膩,在道教研究的新材料和新的研究手段運用方面都有不俗的表現,新作輩出,呈現出新的氣象。

道教學研究的對象與范圍十分廣泛,隨著學術界新材料、新方法的運用和新學科交叉,道教學的邊界不斷拓展,前沿領域與前沿問題值得探討。大凡與道教有關的課題,例如道教與女性、道教與書法、道教與繪畫、道教與圖像、道教與兵法、道教與民間信仰、道教與少數民族、道教與考古等,均可以納入道教學研究領域。如今在學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下,《中華續道藏》《道醫集成》《道經精要》《道教碑刻集成》等一系列道經文獻整理項目已經展開,相信不久的將來,具有厚重學術價值的文獻集成便會與大家見面。除了大型的資料集成,道士的度牒、戒牒、登真箓、水陸畫等文獻也應該納入到日后資料收集的對象中來。此外數量龐大的教外涉道文獻也是收集整理的關鍵,傳統的官史、文集、筆記小說、碑刻、山志、宮觀志、縣志等中的道教資料還有待匯集整編,檔案、報紙、壁畫、墓志等新材料的發掘也是道教研究資料收集的一個重要來源。對于資料的收集既要注意廣博,又要注意有所側重。道教工具書的編纂、道教文獻的數字化也是日后發展的方向之一。

俗話說“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了材料和方法,還需要研究視角的轉換與提升。當前,隨著新史學的興起,中國傳統的文史研究在兼顧傳統的同時也要進行及時的方法更新,掌握更多的方法與理論。另外,目前檔案學、考古學、民族學和民俗學等其他社會科學方法的運用甚至一些自然科學方法的使用也是當代道教研究方法不斷充實的來源。通俗來講,也就是要增強問題意識的自覺性和主動性。許多時候,視角的固化造成了研究的僵化,尤其是對于道教“古史”研究而言,在當今古史材料很難出新的情況下,研究視角的革新和提升便顯得尤為重要。比如說,早期道教思想研究比較重視高道、名道以及重要經典的思想內涵,很少注意這些所謂“精英階層”的思想背后所依托的整體文化知識背景。當我們轉變視角,自下而上進行思考時,便會發現高道、經典的思想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它們其實是脫胎于時代民眾的一般知識、觀念所積累形成的文化氛圍,這是道教思想的底色,同樣也應作為道教思想研究的重心。再比如說道教圖像研究,除了賞析圖像的藝術美感,還可以挖掘圖像背后深藏的社會物質文化發展的歷程,通過研究圖像載體的材質、來源,探究其與宮觀經濟、社會流行文化之間的關聯。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需要研究者們的格外留心注意。

總之,未來與道教有關的邊緣學科、交叉課題將會越來越多地出現,道教學的研究范圍將不斷拓展深人。當前對于這些領域的研究往往存在著只懂道教或者只懂其他學科的弊端,因而跨學科的交叉研究成為道教研究的當務之急,尤其是要通過學科之間的不同視角認識道教文化本身的特點。在對道教進行交叉學科研究之時,首先明確的是道教是作為一個宗教而存在,這是所有交叉學科進行研究的基本前提。否則,交叉研究就會稀釋道教文化的宗教本質,讓道教文學成為中國文學的一部分,道教藝術成為中國藝術的一角。道教的本質是宗教,宗教的核心是信仰。因而,道教歷史上種種活動的最終目的都是為其宗教信仰而服務的。

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和中國氣派的宗教學理論體系

站在道教研究前沿領域,致力于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這是近年來學界同仁大家都非常關注的、非常有生命力的一個學術方向。前不久,有一位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道教研究方向的年輕學者曾經專門采訪過我,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雖然道教是中國本土宗教,但是我們都知道:當代的道教研究是圍繞著宗教學理論展開的,而宗教學理論畢竟是一個帶著西方文化底色的理論體系,而且它是潛移默化并滲透到現代道教研究的各個方面的。如果我們要形成一個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或者說一個具有中國特質的解釋系統,那也就意味著我們的研究背后要有一個中國底色宗教學的支撐。引出的一個問題就是:道教的中國學派和中國底色的宗教學之間,你認為他們是一個什么關系?這種帶有中國底色的宗教學理論在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的事業中將發揮一個什么樣的作用?這位人大博士提出的問題很重要,記得我當時是做了如下的回應:

我們現在的宗教學理論是源自西方的,是西方文化傳統孕育出來的一個文化門類。西方的麥克斯•繆勒在一百多年前提出了科學的宗教研究的方法,宣告了宗教學這個學科的誕生。但是,他宣稱的宗教學主要是建立在西方宗教研究的基礎之上的。雖然有一些東方宗教的資料供比較研究,但基本上還是以西方宗教的研究成果為主導的路向。眾所周知,東西方宗教確實有巨大的差別。根植于中國社會土壤的中國宗教有著自己的特點,其思想也有自己獨特的宗教范疇體系和規律,這些是其他宗教所沒有的,如“道”、“太極”等;有些雖然表面相似,但是實際上含義卻大不相同。因此,我們很有必要對中國宗教的范疇和規律加以研究和討論,我們不能簡單地拿一些西方宗教的范疇去比附中國宗教的范疇,而應該結合中國社會的特點,解析中國宗教的范疇,把握中國宗教發展的規律。因此,從學理上也應該存在一種東方宗教學理論,或者說是中國宗教學體系。中國宗教學體系應該是在研究中國宗教現實問題和歷史問題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一個宗教學原理。現在有很多從事宗教學理論的學者已經朝著這個方向發力,這跟我們倡導的道教研究的中國話語、中國學派不謀而合。因為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實際上就是為建立中國氣派的宗教學理論體系提供素材。中國氣派的宗教學理論說到底是在具體的宗教現象研究基礎上提煉出來的普遍性規律。也就是說,我們構建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可以為未來更大的一個目標——構建一個中國氣派的宗教學理論體系——提供最有力的支持。中國氣派的宗教學理論體系是建立在道教與民間信仰之上的,而道教和民間信仰密不可分。很多道教學者對道教和民間信仰的研究成果已經很豐碩了,如東南沿海一帶的道教與民間信仰,以及關于明清以來民間信仰中保存有大量跟道教類似的宗教現象,這都是非常有分量的學術成果。這些成果將對未來構建中國氣派的宗教學理論提供最直接的支撐。這一塊會是將來很受重視的領域。比如陳耀庭先生就特別提出什么是道教學術前沿的問題?他的一個觀點就是:未來的道教學術前沿有一個重要的領域就是研究道教與民間信仰的關系問題。陳耀庭先生的這個觀點很有啟發性。現在很多學者都關注到這個問題。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的出現,將會為中國氣派宗教學理論體系的構建提供一個重要基礎。這是一項宏偉的思想事業,需要我們大家共同努力。

四川大學宗教學研究所作為卿先生1980年創立的一個比較重要的中國道教學術基地,迄今已經走過三十八年的光輝歷程。川大宗教所有一批治學謹嚴、享譽海內外的前輩學者,如陳麟書先生、陳兵先生、石衍豐先生,還有已故的曾召南先生、趙宗誠先生、丁貽莊先生等,前輩學者為我們樹立了良好的學風與榜樣。我的學兄詹石窗先生目前已經承擔并完成了《百年道學精華集成》、《百年道家與道教研究著作提要集成》兩個國家重大招標項目,成為本所新的標志性成果。我們有責任在已有成就的基礎上,進一步優化整合我們所現有力量,聯合兄弟單位,協同攻關,在做好《中華續道藏》等國家大型文化工程的同時,籌備成立“海外道教研究中心”,在道教學術研究前沿領域繼續向縱深拓展,把中國道教文化研究事業推向新的高峰。卿先生現在已魂歸道山,我們這些后學就要主動擔負起構建中國學派的重任,有意識地朝這個目標去努力。雖然這個目標可能不一定能在我們這一代身上實現。但只要我們沉潛下來,圍繞新材料的收集整理,新的研究方法和手段的綜合運用,持續不斷地推出新的前沿成果,這就是我們以教育部重點研究基地名義編輯出版“道教研究學術前沿叢書”的初心。我們堅信:經過幾代學人的持續不斷努力,在不久的將來,道教研究的中國學派與宗教學理論的中國氣派都會成為現實。這也是我們幾代中國道教學人的共同學術之夢。

(作者蓋建民教授,系四川大學道教與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長,本文轉自川大老子研究院微信公眾號)

 

  • 流淚

    0人

  • 鼓掌

    0人

  • 憤怒

    0人

  • 無語

    0人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歡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發郵件時請將#改為@)

免責聲明:
  1、“道教之音”所載的文、圖、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道教之音網站”所有,任何經營性媒體、書刊、雜志、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道教之音”,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3、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

道教中國化

熱門圖文

更多
道教養生
學道入門專題
07期一人乐透开奖结果